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背靠青山,溪水长流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路虽远行则将至 事虽难做则必成 用奋斗体验生活 让幸福赞美生命

 
 
 

日志

 
 
关于我

进入光明,最漆黑的那段路,最终要自已走完!思路决定出路:知识决定广度,体验决定深度,选择决定成败,机遇成就未来!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别人着想的善良!!

网易考拉推荐

 浪子&游侠  

2011-07-31 00:43:41|  分类: 武学智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潇洒,沉着,风流倜傥,无所不能。
  他们热爱生活,热爱生命,喜欢冒险,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
  他们喜欢享受,喜欢及时行乐,不为名利羁绊,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没有人可以强迫他们。
  他们不以正义,公理自居——虽然他们在江湖上的地位都很高。
  他们喜欢管闲事,喜欢打抱不平。
  他们喜欢朋友,喜欢女人,也为朋友和女人所喜欢。
  他们活得自在洒脱,他们的故事脍炙人口。
  

  作为古龙笔下的两大传奇人物,有趣的是男性读者似乎更偏爱陆小凤,而女性读者似乎更青睐楚留香。
  陆小凤是一个人。
  一个绝对能令你永难忘怀的人。
  他是男人中的男人。他是每个男人都喜欢的朋友。他讲义气,够朋友,聪明而不油滑,偶尔还会犯傻。他豪爽,率性,喜欢喝酒,甚至还专门练了一套能躺着喝酒的功夫。他最可爱的地方,就是他从来不想板起脸来,装成君子的模样。
  

  楚留香是谁?
  他名动天下,江湖中人人传诵。
  他是女人梦想的男人。他是盗贼中的大元帅,流氓中的佳公子。 他温柔,优雅,讲究风度,善解人意,任何时候都保持迷人的微笑,随时找机会让自己笑笑,松弛自己的神经。他最特别的地方就是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杀人。数百年来,武林名侠中,手上从未沾过血腥的,恐怕也只有他一人而已。
  

  如果把陆小凤比作辛辣爽口的白酒,那么楚留香就是尊贵浪漫的红酒。

 

浪子&游侠

   游侠和浪子有许多相同的地方,他们行踪飘泊,四海为家,策马天涯。 然而,游侠和浪子本质是不同的,一个天天都是早上的晨曦,一个日日都是黄昏的彩霞。
  ——林清玄《访古龙谈他的“楚留香”新传 》
  

  陆小凤毫无疑问是一个浪子,一个自由的平民英雄。
  他重友情,爱朋友胜过爱女人。
  陆小凤符合古龙一贯在作品里表现的浪子哲学。
  他的故事基本上是由他和他的朋友构成的。

  《大金鹏王》里他之所以帮助上官飞燕是为了花满楼和朱停。
  《绣花大盗》里他追查的结果却是他曾经的朋友金九龄。
  《决战前后》里叶西二人都是他的朋友。
  《幽灵山庄》里他与西门合伙,结果揪出的却是他的朋友木道人。
  《剑神一笑》里他则是为了柳乘风。

  陆小凤“友也朋友,敌也朋友”。
  他的故事大多与他的朋友有关。
  他的敌人有很多原来就是他的朋友。

  比如《大金鹏王》里的霍休,比如《绣花大盗》里的金九龄,比如《银钩赌坊》里的方玉飞,比如《幽灵山庄》里的木道人。

  古龙在塑造陆小凤的时候更突出了他男性化的或者说是阳刚的一面,而楚留香在很多男人看来风流自赏,不免有太多的自恋和做秀的味道,那是因为古龙在塑造他时突出了他女性化或者说是阴柔的一面。楚留香虽也重友情重朋友,但更多的心思还是放在了女人身上。

  但因为这一点贬斥他也是不对的。
  有人说:伟大的脑子是半雌半雄的。
  现实中,极致的美也是宜男宜女的。
  其实,每个人的背后都藏着另一个性别特质。据心理学家分析,每个人的人格中有两个原型“阿尼玛”和“阿尼姆斯”,前者指男人身上具有的女性特质,后者指女人身上具有的男性基本特质。

  楚留香无疑是属于前者,但这并没有使他失去应有的魅力。

  表面上看起来,陆小凤和楚留香很相象。
  而实际上,陆小凤和楚留香形似而神不似。

  如果说“真善美”是艺术追求的境界,那么陆小凤身上表现出来的是“真”和“善”,而楚留香表现得更多的则是“美”。所以,在故事里,陆小凤可以杀人,可以犯错,可以失败,这都无损于他的人格魅力;而楚留香的手上是不能沾血腥的,他是不会犯错的,他还要维持一个不败的神话,这可以说是他们两人的本质区别。
  

  楚留香是一个游侠,一个浪漫的贵族骑士。
  他来去如风,空气中只留下淡淡的郁金香。
  他行事有自己的原则,即使是偷盗也做得光明磊落,所谓盗亦有道。
  因此他才会被人们称为盗贼中的大元帅,流氓中的佳公子。
  何时何地他都保持绝佳的风度,不刻意也不做作。
  即使迫不得已使用暴力,也是一种优雅的暴力。
  他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对待女孩子很有礼貌,颇有绅士风度。

  他的故事大多与女人脱不了干系。
  《大沙漠》他与自恋的石观音斗。
  《画眉鸟》里他为柳无眉所欺与水母阴姬斗。
  《桃花传奇》里他与张洁洁的纠缠。
  《新月传奇》里他为焦林寻找女儿即玉剑公主。
  《午夜兰花》中逼他现身的神秘的兰花先生赫然又是一个又聪明又美丽的女人。

  楚留香“友也女人,敌也女人”。
  他的敌人不是女人就是和他地位相当的名人或贵公子,如《血海》里的南宫灵和无花,《蝙蝠》里的原随云,《新月》里的史天王。


  一位女作家说得很妙:看一个男人怎么样,看他的朋友和对手就知道了。

 

朋友&对手
  
  
陆小凤的朋友之多之有特色可以与楚留香的女人相媲美。
  陆小凤的朋友比他的女人更突出更有趣,楚留香的女人和他的朋友一样出色。

  古龙不是偏心,而是他太擅长营造知己仇敌的格局。
  陆小凤的朋友亦友亦敌,所以更容易出彩,而古龙为了突出陆小凤重友情的一面相对来说花在他的女人身上的笔墨就少而淡了。

  楚留香就不一样了,古龙的重点虽放在他的女人身上却没有忽视对他朋友的塑造,因为相对而言,古龙在女人身上花十分力,而只要在朋友身上花五分力就可以轻易让他们在书中相抗衡了,重点放在女人身上,反而让楚留香的女人和朋友平分秋色。

  从整体来看,陆小凤是偏重于友情那一面的,而楚留香则是偏重于爱情这一面的。

  虽然这两个人身上都没有发生象李寻欢让出林诗音那样的悲剧,但是在塑造人物方面,古龙明显是让《陆小凤》更偏重于他的朋友们,基本上这些故事都是由他的朋友们把他引出来的,而《楚留香》的故事基本上都是围绕着美丽的女孩子们展开的。
  
  陆小凤和他的朋友之间是平等的,陆小凤在全书中是个线索,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
  他虽是主角却没有把风头占尽,有时反而退位让贤,比如在《决战》中,最吸引人的是叶西之战而不是陆小凤。

  陆小凤和他的朋友们相得益彰,交相辉映,用修辞学来表达,就是一个正衬的关系。
  红花绿叶,红的娇艳,绿的生气。

  花满楼之热忱与西门吹雪之冷傲,司空摘星之狡猾与老实和尚之憨顽,各式各样的人如百川汇聚到陆小凤的身旁,可以想见陆小凤是一个怎样有趣的人。

  陆小凤不是高大全,他没有花满楼的敏锐和宽容自省,所以他说他有时会害怕和他在一起,但他们仍是好朋友,花满楼有事陆小凤绝不会袖手旁观。
  他没有西门吹雪高傲和冷冽,但他居然可以说动西门帮他的忙,代价是剃掉他那两撇骚胡子,呵呵。
  陆小凤的克星是司空摘星,他自负聪明可总也斗不过这小子,一物降一物,他虽然是老实和尚的克星可也时常拿老实和尚没办法。

  至于他和朱停的关系就更有趣了。
  他们是穿开裆裤的朋友,可他们也时常闹别扭。
  朱停是那种心灵手巧却极之懒惰的人,简而言之他就是那种聪明的懒人。
  大凡天才分两种,天才而乖戾而薄命,天才而有趣而长寿——朱停无疑是后一种。
  两个男人闹了矛盾却拉不下面子和好更放不下对方的生死,分别为对方做事又不愿对方知道,真是可爱到了极点。
  陆小凤的出场就是和老板娘(朱停的老婆)在一起,颇有几分《世说新语》里阮籍醉卧当垆卖酒的美妇人之侧的风范。

  ……

  这些都是陆小凤的好朋友,其他的朋友虽然还有但因为受戏份的限制也就不加细品了。

  最令人惋惜的是木道人。

  书中有一段——
  古松居士对木道人说:“你若不喝酒定能活到三百岁。”木道人答道:“若是没有酒喝,我为什么要活到三百岁?”

  生命在好不在长,木道人深得其中三昧。

  这等风度正是陆小凤上佳好友的人选,记得《世说》里也有类似对白——
  有人劝告江东步兵张季鹰说:“卿乃可纵适一时,独不为身后名耶?”
  张答道:“使我有身后名,不如即时一杯酒。”

  看仔细了,你会发觉古龙深得传统文化之神韵。
  可笑可叹的是今人只顾称道金庸对传统文化的继承而看不到古龙对传统文化的化用和暗合。
  最可惜的是这木道人最后竟然成了幽灵山庄的幕后主持人。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难怪陆小凤发现真相之后要忍不住感叹。
  海纳百川,正因为陆小凤身边这群独特的朋友才使得他的冒险生涯多姿多彩,异彩纷呈。
  


  楚留香和他的朋友之间是一种众星拱月的格局,他的朋友基本上都是为了衬托他的光芒而存在的。
  这个用修辞学的话来说就是一种反衬的关系。
  什么叫反衬?

  去看星爷的《唐伯虎点秋香》,美女是通过比较才看出来的——在春、夏、冬香三女之间,谈不上美丽的秋香姐姐也成了美女。
  不同的是楚留香身边的朋友并不象传说中的春、夏、冬三香那么恐怖,而且楚留香的确是个“美人”。
  这样的反衬有烘云托月之妙。

  这一点着落在胡铁花之于楚留香尤其明显。
  说胡铁花是楚留香的傍友这话毒了点。
  他们是两个不一样的人,但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众人只见楚留香之风光无限又有几个人会去注意胡铁花的成全呢?
  他为朋友出力却不掠其美,甘当绿叶衬红花。肯为朋友牺牲到如此地步的人并不多,胡铁花是其中最伟大的一个。
  这种精神和情操别人不知道,楚留香心里应该是最清楚的。
  他们之间的情谊很深,到了关键时刻,谁也不肯舍下谁——可见于《新月传奇》。
  胡铁花没有楚留香的优雅,讲究风度。他爱酒成癖,不修边幅还以之为美,可是和他在一起,楚留香有时简直成了一个只懂得吃喝玩乐的花花公子。

  胡铁花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腔热血。
  “大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这话由他讲来最有说服力。
  是胡铁花的成全造就了楚留香的光芒四射。
  其他如姬冰雁、中原一点红、张三等人着墨不多,比起陆小凤众多各具特色的朋友到底稍逊一筹。

  姬冰雁的冷漠,小气一遇到楚留香就化开了,中原一点红的命运因楚留香而改变,张三的魅力由楚留香娓娓道出。
  这些人的存在不约而同地都是围绕着楚留香展开的,只有胡铁花拥有较长的篇幅与楚留香同在。

  从总体来看,楚留香的朋友不如陆小凤的朋友出色,可与之相抗衡的是他身边的女人。

 

女人&情人
  
  说到这里,大约有点明白为什么大多数男人比较偏爱陆小凤了,因为他真实,可爱,他和他的朋友们一样诗意地栖居在书中,越看越有《世说》的味道。

  而大部分女人喜欢的则是楚留香,流氓中的佳公子,他基本上是完美的,象他这么好风度的男人实在太少见,完全可以理解女人们对他的喜爱。

  古龙在书中说楚留香把女人看成自己的朋友——我们先不去争论这话的真实程度。
  光是这种说法就足以打动很多女孩子的心,先天的男女不平等,后天的义气认知都造就了女子对男性世界的向往,如果有这样一个男子愿意没有性别歧视地把女子当作自己的好朋友接受她,于这个女子来说不得不说是一种莫大的认同。

  因此很多聪明的男人在对付那些同样聪明而倔强的女孩子的时候就常用这一招,比如至尊宝让紫霞帮助他盗月光宝盒,比如王二和陈清扬发展革命友谊。

  而那些贬斥楚留香的男人们大可不必如此小肚鸡肠,女人们尽管喜欢楚留香未必见得会死心塌地缠着他不放,因为女人们都知道,象他那样的人是不可能为了自己一个人安定下来的。换句话说,楚留香并不是个好丈夫人选,却是个好情人。
  谁不希望在自己平淡如水的生命中和他有过这么一段美丽的故事呢?
  到了白发苍苍的时候回首青春往事谁不想要一个美妙的回忆呢?

  所以男人们实在不该责备女人们对楚留香的迷恋,更不该拿石绣云与楚留香的那段故事大做文章,既然男人们自己都可以无时无刻不在意淫美女和艳遇,为什么要苛责女人们对楚留香的幻想呢?

  试想一下,换了他们处在楚留香的位置,又有几个人能抗拒得了这种诱惑?
  又有几个人能做得如楚留香这般洒脱呢?
  况且男女之间本就讲究个你情我愿,俗话说得好,一个巴掌拍不响,在这种情况下又谈得上谁欺骗谁呢?


  就拿楚留香和石绣云这一段来说吧:

  ……
  楚留香道:“时候的确不早,我……我实在不想走……”
  下一句话他本要说“虽不想走,却非走不可。”
  可是这句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谁知石绣云却道:“你不想走,我却要走了。”
  楚留香怔了怔,道:“你……”
  石绣云道:“我知道你也该走了。”
  楚留香道:“那么……那么以后我们。”
  石绣云道:“以后?我们没有以后,因为以后一定再也见不着我。”
  楚留香怔住了。
  石绣云忽然笑了笑,道:“你为什么吃惊?你难道以为我会缠住你,不放你走?”
  她亲了亲楚留香的脸,站起来,开始穿衣服深深道:“我和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我就算能勉强留住你,或者一定要跟你走,以后也不会幸福的。”
  楚留香简直说不出话来。
  石绣云温柔的一笑,道:“我是个很平凡的人,以前一直过的是很平凡的日子,以后过的也一定是很平凡的日子,在我这一生中,能够跟你有这么样不平凡的一天……只要一天,我已很满足了,以后到我很老的时候,至少我还有这么一天甜蜜的回忆。”
  她温柔的凝视着楚留香,栗声缓道:“所以无论如何都该感激你。”
  楚留香坐在那里,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石绣云又亲了亲他,然后忽然就转身很快的走了出来,甚至连头都没有回过来瞧他一眼。
  楚留香本来是希望她能好好走的,但现在她真的好好走了,楚留香心里反面觉得有些发酸,发苦。
  他本来一心希望她走,现在却又希望她不要走得这么快了——

  人人都说女子的心情不可捉摸其实男人又何尝不如此。
  ……
  

  在这个所谓“一夜情”的故事里,男人们喜欢假模假式的指责楚留香的风流和不负责任,还喜欢指责石绣云被楚留香的名人效应迷惑而愚蠢献身,奇怪的是同样的故事肯定也会发生在陆小凤的身上,却很少有人去注意这一点并指责他,也许在不知不觉间男人们都认同了陆小凤,而对楚留香却没有这份宽容之心。

  一般来说,世人总认为男女一旦发生关系总是女人吃亏,尤其是纯情少女,因此和处女上床就意味着负责任,有没有人关心过那个女孩子的感受呢?

  如果她是愿意的呢?
  如果她是享受的呢?

  就象石绣云一样,她说你不想走我却要走了,生生打破了楚留香的自我陶醉。
  楚留香出乎意料之余只好自我解释说她是为了怕他难过才这么做……或许真如楚留香所想,石绣云是为了不让他难过才故作洒脱,但我看到此处总也忍不住会心微笑。

  不过说实话,把陆小凤和楚留香放在一块让女人们做选择,我想还是后者受青睐的机率比较高。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陆小凤尽管看起来也很花心,很风流,但他毕竟比起楚留香来更有安全感一些,说得难听点,要赖上陆小凤的机率比赖上楚留香的的机率要高。

  陆小凤更接近现实世界的人,他不会象楚留香给人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他是属于这个纷纷扰扰又欢欢喜喜的世俗的,而楚留香注定只能是女人们的一种幻想,光是接近这种幻想就常会给人一种似真似幻,自惭形秽的感觉。
  当然这不是他刻意要拉开这个距离,但是他就能营造出这种感觉让你止步不前,不敢造次。

  而陆小凤不同,女人们在他面前尽可以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港片《决战紫禁城之巅》里陆小凤的造型尽管非常搞笑,甚至有点象金庸《倚天屠龙记》里的青翼蝠王韦一笑,但片子最后他的女朋友(不会就是欧阳情吧?)因为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而跳起来,结果让陆小凤看到了自己的真面目,他的女朋友大为沮丧,他却大叫说喜欢女友的真性情,真是率真可爱的段落啊。

  总之在陆小面前让人放松,而在楚留香面前你不得不拿出自己最好的一面——这就是区别。还是那句话,陆小凤是属于我们这个可爱的俗世的,而楚留香与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总的来说,比较这两个人不是为了一争高下,而且喜欢谁不喜欢谁这不都是别人可以主宰的,只不过每当有人说分不清陆小凤和楚留香的时候我就有点不舒服,忍不住想要对他们两人做个小小的区别,抱着这样的目的分析下来觉得很有意思,至于初衷倒是不知不觉给忘了。套用陶渊明的诗句,正是:此中有真义,欲辨已忘言。

 

 番外篇:
  
  两个特别的瞎子:花满楼VS原随云
  

  黑暗中有两双眼睛是最敏锐的,他们看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花满楼充满生趣的眼睛“看”到的是光明和希望,原随云偏执的眼睛“看”到的黑暗和罪恶。

  花满楼用热爱生命的心制造了一个充满生机的可爱的世界,那里有雪花飘落的声音,有花蕾开放的生命力,秋风中还有远山木叶的清香。
  原随云用自己黑暗的心制造了一个邪恶的世界——蝙蝠岛,他则成了有名的蝙蝠公子。他看不到光明也不要别人看到光明,他缝上了别人的眼睛可是他却缝不上渴望光明的灵魂,那些渴望会变成风、变成光、变成火让人感觉得到,甚至变成声音让人听到……

  花满楼是生命顽强不息的代表,原随云却是毁灭一切的魔咒,而他们却同时具有不可抗拒的魔力。

  石秀云(注意:此石秀云非彼石绣云,看来古龙很喜欢这个名字,同音不同字地连用了两次)爱上花满楼,金灵芝爱上原随云。可是她们最后都死了。

  光明和黑暗同样有魅力,投身光明有被灼伤的危险,投身黑暗有被吞噬的危险。

  石秀云爱上花满楼是极美的一件事,可是在这极美当中又隐隐透出不祥来。


  请看这一段:
  
  ……
  石秀云垂着头,忽然道:“我们以后再见面时,你还认不认得我?”
  花满楼道:“我当然能听得出你的声音。”
  石秀云:“可是……假如我那时变成了哑巴呢?”
  花满楼也怔住了。
  从来也没有人问过他这句话,他从来也没有想到会有人问他这句话。
  他正不知道该怎么问答,忽然发觉她已走到他面前,拉起了他的手,柔声道:“你摸摸我的脸,以后我就算不能说话了你只要摸摸我的脸,也会认出我来的,是不是?”
  花满楼无言的点了点头,只觉得自己的指尖,已触及了她光滑如丝缎的面颊。
  他心里忽然也涌起了一种无法描述的感情。
  ……
  

  少女纯真的爱就象草尖上滴绿的露珠,绝美又令人心碎。
  这一段描写甜蜜而忧伤,美到了极致也让人心痛到了极致,为后文石秀云的不幸埋下了伏笔。

  而金灵芝爱上原随云则是一个悲剧,借用原文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之前她曾喜欢上了胡铁花,她对胡铁花的感情并不假,但她却早已将整个人都交给了原随云。
  她爱胡铁花,是因为胡铁花的真诚、豪爽、热心、正直。
  但原随云无论是什么样的人,无论做出了多么可怕的事,她还是爱他。
  她关心胡铁花的一切,甚至更超过关心自己,但原随云若要她死,她也会毫不考虑的去死。
  她不懂自己怎会有这种感情,因为世上本就很少有人懂得“爱情”和“迷恋”根本是两口事。

  爱情如星。迷恋如火。

  星光虽淡却永恒,火焰虽短暂却热烈,爱情还有条件,还可以解释,迷恋却是完全疯狂的。
  所以爱情永远可以令人幸福,迷恋的结果却只有造成不幸。

  但谁能分得清迷恋与爱呢?

  飞蛾扑火的那一刻是快乐还是悲伤我们无从判断,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花满楼代表的是生之美,原随云代表的是死之魅。

  光明与黑暗各有不同的吸引力。

  生与死亦是如此。

两个特别的和尚:老实和尚VS无花
  

  他们二人的相同点都是和尚。

  和尚也分很多种,有野和尚,也有专业和尚,有花和尚,也有老实和尚,有酒肉和尚,也有斋戒和尚。

  两个和尚的最大区别是一个邋遢,一个洁净。

  老实和尚确实不太干净,一袭僧衣邋邋遢遢,一双草鞋也不知穿了多久,而且最要命的是他除了衣着不太干净之外,手脚也不太干净。
  据说他一辈子都没有说过一句不老实的话,可是如果有人—定要逼他说实话,那个人恐怕很快就再也设法子开口说话了。
  据说有一次他在黄河渡船上,遭到盗劫,他说囊空如洗,强盗也信他,等到众盗走后,他却又追上去,承认自己说谎,而把自己身上的一点银钱都交了出来,第二天早上,那批水贼就忽然莫名其妙的死在他们的贼窝里。

  据说……

  对了,据说他还交了不少乱七八糟的朋友。
  陆小凤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个,也是他的克星。
  碰到陆小凤,他很少有不倒霉的时候。
  他就是这样一个不太干净,有点邋遢,有点莫名其妙的和尚。
  他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物,用一套谁也无法理解的原则和方式行走江湖。
  如此个性直可登《世说》人物之列。
  


  而无花则是古书中最有魅力的角色之一,他具有一种邪恶的魅力,是当之无愧的恶之花。

  相信没有人会忘记无花出场的那段描写。

  当时楚留香正与中原一点红激战西湖。
  湖面上杀气腾腾,突然传来一阵琴声。
  只见一个风神俊朗的少年僧人乘着一叶孤舟而来。
  “星月掩映下,只见他目如朗星,唇红齿白,面目姣好如少女,而神情之温文,风采之潇洒,却又非世上任何女子所能比拟。”——真乃《世说》人物也!

  琴声助长了杀伐之气,而无花竟连琴也不愿沾了血腥气。
  “人能脏水,水不脏人,奔流来去,其实无尘”——无花身上呈现的洁净之美令人叹为观止,这样的人若是不出家。在凡俗尘世中只怕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可惜这样一个无花“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终究放不下俗世名利,为名缰利锁牵绊,勾引神水宫弟子盗天一神水,欲夺少林寺主持之位,挑起中原武林争端……一系列所作所为极为卑鄙狡诈。
  最让人难受的是他居然是一种极优雅的的手段做尽坏事,让人恨也不是,爱也不是。

  就象他的对手楚留香说的那样:“无论多卑鄙多可恶的事你竟都能用最温柔、最文雅的语调说出来。”

  无花最后与楚留香对决稍见狼狈却以一死捍卫了自己的洁净美学:“楚留香,无论如何,你也休想让那种人沾我的一根手指。”

  ——无花之风度直逼楚留香,且更见风致。

  只可惜后来在《大沙漠》里的复活大杀风景,实在是狗尾续貂。



  两个和尚,邋遢的是真邋遢,洁净的未必真洁净。

  佛门中的风尘异人实在是一道非常特殊的风景。

 

两个特别的艺术家:西门吹雪VS中原一点红
  

 
 西门吹雪吹的不是雪,而是血。

  西门将杀人当成了一门艺术,他对自己的这门艺术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和标准。

  杀人前的斋戒,沐浴等一系列的仪式化的举动足以体现他对这门艺术的尊崇,包括杀人对象的选择——大都为奸恶之徒,这是否为他的艺术增添了正义感,使得这门艺术的存在更合法,更理所当然,更理直气壮?

  他的剑很快,直取咽喉,还没等人反应过来,他已经在寂寞地吹拂剑上的血花,眼中流露出一种满足后的空虚。

  西门是高山顶上的皑皑白雪,冰冷,高贵,孤独,骄傲。他的温情就象冰山上的雪莲那样珍贵难觅。



  杀人不见血,剑下一点红——中原一点红是一名杀手。
  他的剑也很快,他杀人绝不多浪费一分气力,剑光过处,只见咽喉一点红。
  他的名号由此而来,他杀人不是以为他喜欢,而是因为他不得不杀。
  他不杀人他就得死,这是非常现实的一件事。


  就杀人手法而言,他和西门的确堪称艺术家,但就杀人的目的而言,西门更有艺术家风范,西门为艺术而艺术,而中原一点红是为了生活而艺术,所以有人将西门列为剑客,将中原一点红归为杀手之流是可以理解的。


  为了追求之道和为了生活之道本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境界。


  中原一点红就象黑夜冰面下的湖水,看起来冰冷,孤傲,只要突破了厚厚的冰层,你会看见他火热的心和灵魂。

  西门是白色的,中原一点红是黑色的,黑与白都是最接近死亡的颜色。

  西门在日光下对死神献祭,中原一点红在黑暗中挥戈杀戮。

  他们因着境界的高低有了根本的不同。但命运对他们的安排何其相似。

  西门被称为“剑神”,被奉之为神就不能再有人的喜怒哀乐,爱恨痴怨。

  可是他居然爱上了人。
  孙秀青改变了西门的孤独和冷漠,西门开始有了普通人的感情,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

  在《决战》中西门对阵白云城主叶孤城,身为双方朋友的陆小凤忧心忡忡,因为他发现西门的剑不再象往昔一样快了,因为他的人已不再无情,他的剑也仿佛被什么东西系住了一样。

  叶西之战以叶死西胜告终,但西门何尝不知道这其中的奥秘。

  所以才有了后来的离家出走,再次走上剑的祭坛——这一次,他把自己完完全全地奉献了出来。


  中原一点红作为一个杀手更不能动感情。

  因为对杀手来说,感情代表着牵制和弱点,杀手不能有弱点,杀手不能被牵制。
  一旦出现这种状况就意味着杀手生命的终结。
  中原一点红的杀手生涯终结者是一个容貌被毁的女人。

  她叫曲无容,他们的相遇是灵魂的吸引也是救赎。
  在此之前我没有见过比他们更有灵犀的伴侣。
  相同的孤独,相同的骄傲,相同的灵魂,他们注定要在一起。

  即使他们的身后是无尽的逃亡和追杀。

  西门和中原一点红不同的命运是否说明了这样一个问题:人间才是幸福的所在。


  追求远离尘嚣的人们注定是要孤独终老的,你是愿意孤标傲世高高在上还是愿意匍匐尘世享受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